您現在的位置:漳平新聞網 >> 人文漳平 >> 印象漳平

永福說“勇” 

2020-02-24 09:58:50 作者: 邱德昌 來源: 閩西日報 分享到:

圖為永福集鎮。 盧如昌 攝

都說漳平永福人敢闖天下,除了把永福鎮弄成“高山花園”享譽全國,又引爆了聞名全國的“春節櫻花游”,成為中國最美櫻花圣地。永福人是不愿固守一畝三分地的人,有勇于創新的膽氣,比如種高端花卉,電商銷售等等。還有,永福人還具有勇闖市場的底氣。他們走向全國各地,哪兒的人喜歡花卉,他就到哪兒種花去,北上南下,東拓西移。

我來到永福龍車村,一探心中深藏多年的秘密。紅尖山下,龍車村在峽谷間呈一條龍狀,見龍在田,躍躍欲飛。我參觀了龍車革命紀念館、漳平市第一個黨支部成立舊址游氏宗祠、漳平市第一個蘇維埃政府舊址鳳岐堂、朱德故居沂遠宅等革命舊址,初步觸摸到了永福鎮龍車村歷史的血脈。在漳平市31個省級革命基點村,有30個在永福鎮境內。其中的龍車村,是漳平市的第一個黨支部、第一次革命暴動、第一個蘇維埃政府、第一支農民武裝隊伍、第一支婦女游擊隊巖南漳婦女游擊隊的誕生地。在龍車村,當年參加革命有300多人,100多人犧牲,其中,留下名字的烈士73人。當年朱德軍長居住的沂遠宅的陳姓家,在朱軍長的影響下,全家參加革命,4人成了烈士。

讓我深深震撼的是當年成立的永福婦女游擊隊英雄群雕。這是一群英勇而悲壯的閩西紅色娘子軍。1929年秋,朱德軍長率領紅四軍二、三縱隊出擊閩中返回閩西,奪取漳平、永福后,在龍車成立蘇維埃政權,南福區(亦稱嶺下區)適榕、元沙、嶺下、山坪、四旺等村的張瑞娘、林金鑾、謝陳曲等20多名婦女,與男子一起踴躍參加赤衛隊。這支隊伍活躍在漳平巖南漳土地上,奮勇殺敵,攻炮樓、打土豪、殺民團,積極為部隊縫軍衣、軍被、軍鞋、子彈帶、米袋,或站崗、放哨、送情報,或送飯、照顧傷員,成為南福區游擊隊與巖南漳游擊隊的堅強臂膀。19324月,紅軍東路軍進軍漳州,閩西特委決定改編婦女赤衛隊,正式組建南福區婦女游擊隊,直接受區委和區蘇維埃政府領導。19324月中旬,在元沙村的萬善庵正式宣告成立南福區婦女游擊隊,任命張瑞娘為婦女游擊隊隊長,林金鑾為副隊長,隊員30余人。紅軍主力長征后,南福區婦女游擊隊進入了最艱苦的三年游擊戰爭時期。1937年,國民黨廣東軍938團全面“搜剿”巖南漳游擊根據地,實行慘無人道的摧毀、破壞、殺戮。5月中旬,由于叛徒告密,巖南漳軍政委員會和南福區部分領導人與婦女游擊隊被敵軍重重包圍,游擊隊長張瑞娘在戰斗中壯烈犧牲,少數巖南漳婦女游擊隊員沖出絕境。7月,國民黨廣東軍938團陳鳳詒命令嶺下部屬重點圍剿嶺下區,大肆捕殺革命群眾和游擊隊員,婦女游擊隊指導員林金鑾被捕,慘遭敵人的嚴刑拷打,受盡百般蹂躪后壯烈犧牲。同年間,巖南漳女游擊隊員鄭秀卿,隊伍被敵人打散后,歷盡種種艱難,終于又找到了自己的隊伍,組織上派她與男游擊隊員邁三、游宗咸等一起,堅持埋伏在龍車村“菜籬卿坑”打游擊,后來被國民黨廣東軍第10師圍捕,與游宗咸同時在龍車村水尾被敵人槍殺,她與巖南漳婦女游擊隊為革命流盡了最后一滴血。

烈士們的故事像身邊流淌的清流,蕩滌塵埃,讓行走當下的我們心靈得以洗禮,就這么聽著故事,聽著烈士們當年的誓言;就這么靜靜地感悟逝去歲月的厚度,感受這一方山水的溫度。我仍在想,龍車人、永福人的血液為什么如此熾熱?這片土地上,傳承著怎樣的紅色文化基因?

一方水土養育一方人。永福這塊土地,歷來是兵家爭斗,群雄并起之地。翻閱志書得知,永福因地處漳、巖交界,地理特殊,明代之前設隘,以防寇,稱“云洞口隘”、“香樹嶺隘”,主要防來自漳州、饒平之寇。《漳平縣志》載“明崇禎九年十月,賊首和尚仔掠永福鄧家坊,知縣高光映督鄉兵討平之”。動蕩不安的社會,當地人自然亦多習武強身,以求自保,長久以來,便形成獨特的剽悍民風。

永福剽悍之民風,自然孕育熾盛武風。據《漳平縣志》載,明洪武年間,永福人鄧仕安(字北山)應募入伍,因戰功卓絕而授泉州崇武鎮千戶,死后朝廷贈授“武毅將軍”。這是一個從五品的官階,官職不大,但崇武海防位置重要啊,他死后安葬在崇武大石頭,現在的泉州人仍稱這個地方為“將軍墓”。稍后的明成化年間,永福又出了一個人物叫陳冕,字尚周,號緘齋,文舉人出身,卻是能文能武,他在山東濮州(今河南省濮陽市范縣)任上時,“又于州北筑觀德堂,教民習武,以為一方保障,已而,海寇不敢犯濮境”。因為有戰功,準備舉薦為兵備,但命令未下,他卻去世。去世時,濮州百姓十分痛心,如失親人。到了清代的乾隆十年(1745),又有一位永福人陳汝翼,字捷高,高中武進士,授予花翎侍衛,官至云南大理府游擊、后并代理參將,在孟艮(今緬甸)攻打明殘余勢力李定國時殉職,年僅45歲。《漳平縣志》還記載清代永福人李鎮國保衛海防,英勇不屈就義,被列入昭忠祠祭祀的事跡。明代中國的商品經濟發達,海上絲綢之路給福建帶來繁華和國殷民富,引來眾多倭寇和海盜。這些倭寇和海盜,燒殺掠奪,給沿海帶來巨大災難,朝廷急令沿海省開展抗倭斗爭。嘉靖二十八年(1549)俞大猷從浙江調任福建總兵官,大量招募福建民眾以補充軍力。史載他共征集漳州與汀州的士兵達六千人,據俞大猷《正氣堂集》載,他還寫信給朋友,稱從漳平永福等地征用的兵最勇猛。

清道光十年《漳平縣志》記載漳平各地民風時,稱“永福氣烈近剽疾”。事實上,早在宋代,朱熹任漳州知府時,就寫過《諭龍巖屬民教文》,認為龍巖人(此時永福歸龍巖州管轄)“不遵王法,不畏朝廷”,“及至州縣察其欺詐,追捕緊急,則便閉門聚眾,持杖斗敵。”志書還言,“平,舊隸巖,鄉之豪猾,欺上罔下,多把持官府,匿名捏誑。”從以上志書所述,可以發現兩個事實,一是龍巖州人包括永福人,此時文風羸弱,文明進程較慢,求官進仕意識不強;二是民風強悍,不聽官府管理。但從另一方面看,剛毅之民風,不服朝廷,這骨子里的就是反對壓迫反對剝削的反抗精神。行文至此,我突然頓悟,為什么龍車的貧困農民游宗漢、游宗光、陳世監、游祖輝、游首旺等人在龍巖后田村割禾打短工時,當他們遇到鄧子恢,立即心領神會參加了革命;我才會明白,為什么永福的婦女會敢為天下先,組建婦女游擊隊與男子一樣馳騁沙場,成為當代花木蘭;也才會明白,為什么龍車能在漳平紅色革命史上有“九個第一”。同時也明白,這紅色基因會一直延續,成為新時代永福人勇者無敵,先人一著,出奇制勝的秘密武器。

狹路相逢,勇者勝。勇者無懼,故得永福!

責任編輯:
時事熱點
社會民生
友情鏈接:
pk10最牛稳赚6计划